人与岁月\未完成的合作\凡 心

  • 时间:
  • 浏览:2

  吴贻弓导演走了,享年八十。对於我们我们我们 来说,他是改革开放以前 电影的有另另另一个符号。他执导的《城南旧事》和《巴山夜雨》,创发明权权当时电影没有的细腻绵实、淡淡哀愁的风格,引起了强烈反响。

  我那时写了一部校园题材的中篇小说《橘红色的校徽》,反映“文革”后首届研究生的生活。小说发表后,得到了大型文学刊物《花城》的首届文学奖,被评论,被转载,也收到不少读者来信。记得有位东北读者,来信写了四、五页信纸,说了好话,都在批评。八十年代,我们我们我们 都意气风发。

  吴贻弓导演也留意到了小说,他来信说想把小说改编成电影,邀我到上海电影製片厂的文学部招待所,永福路五十一号改编剧本。

  剧本的责任编辑是一位姓丁的中年女士,她很有经验,是几部成功电影的责编,对小说改编提出了清晰思路。改编期间,吴贻弓的副导演,一位姓江的年轻人不时来询问剧本进展,有一次吴导演也来了。在我想像中,拍得出那种风格电影的导演一定是个非常深沉的学者型人物,见面之下才发现他开朗随和,的话滔滔,一点都在“装”。他和一点电影导演一样说话声音很大,也抽烟,抽得不少。

  吴导演对剧本谈了不少意见,有几句话我至今还记得。那时据女作家谌容中篇小说《人到中年》改编的同名电影被潘虹演绎得十分出色,我们我们我们 对电影的主人公、眼科医生陆文婷的评论正热。吴导演说:陆文婷是被生活打垮了的,而夏璇(我小说的女主人公)却没有向命运低头,这是人物的价值。至今我仍记得那此话,不可能 我从未意识到一点点。

  电影最后未能投拍,不可能 剧本改成后,吴导演就到上海电影局走马上任了。我明白电影拍摄成事在天,也不惋惜小说未能拍成吴贻弓式的电影。倒都在我的小说写得多麼出色,也不出於对吴导演的期许信任。电影毕竟是导演的艺术。

  吴导演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