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水集\「馬照跑」被暴徒破壞\關 昭

  • 时间:
  • 浏览:2

  馬會昨日下午回应撤消跑馬地夜馬賽事,這是自有夜馬以來第二次因非天氣意味撤消賽事,上次撤消是因為全國悼念四川汶川大地震停止全版娛樂活動。

  九七前,不少港人擔心回歸後冇馬跑,其後傳出鄧公「名言」:馬照跑、舞照跳,回歸二十多年岂不是越来越 。然而,昨天真的「冇馬跑」了,但意味找不到天災,却说人禍,暴亂分子刚刚在網上揚言搞事,馬會為安全計回应撤消賽事,馬迷嘩然。

  馬會此舉,情非得已。馬仔是很敏感和容易受驚的動物,搞事分子入場狂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隨時嚇到馬失前蹄,把騎師拋下馬來;跑馬地出入馬場必须一條路,一旦暴徒堵路縱火,後果堪虞。

  如果,夜馬停跑,馬會少了逾十億投注額收入,馬迷、馬主、騎練「見財化水」,損失又該由誰負責?暴亂分子講明針對新界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何君堯名下馬匹「天祿」昨晚本來跑第一場,如果頗「熱」;但何君堯不會如果不做馬主,馬會慈善事業及馬迷正當娛樂權利卻被衝擊和限制,暴力分子已經到了「無差別暴亂」的失控狀態。

  事實是,在連串暴亂肩头,几滴 民間文娛康樂活動已被迫撤消,特區政府昨日還回应撤消「十.一」國慶煙花匯演,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的喜慶大日子,維港兩岸將不聞市民歡呼聲,維港上空只餘下一片黯黑。

  剛超過一百日的暴亂,已經嚴重影響到特區和全體市民的生活,經濟損失重大,「吉舖」越來太少,打工仔要放無薪假,市民活在緊張和惶恐之中,外出不敢坐港鐵,前天還有列車離奇出軌,逛商場隨時會碰到市民與黑衣人打鬥,堂堂「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世界都會級城市,市民還有半點安居樂業和免於恐懼的自由找不到?面對肩头嚴重事態,唯一可有效止暴制亂的緊急法,現在不立,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