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何韻詩「哭秦庭」搞「港獨」

  • 时间:
  • 浏览:2

  早在1990年代初,中英兩國開始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時,另一个人說喪氣話,甚至有國際媒體妄言稱香港即將走向衰敗。受此等言論影響,另一个人請求國際社會出手阻止香港回歸,原先當時並沒有局外人插手中英談判,畢竟這是兩個主權國之間的事務,此人 無從置喙。

  香港在1997年回歸後,內地和香港特區在過去22年都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一國兩制」的模式獲得了全面成功,這體現在:運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在社會主義中國內欣欣向榮,兩種制度和諧並行。必须居心叵測的人才會破壞這一和諧局面!

  黃之鋒和何韻詩等人本周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信口雌黃,顛倒是非,極力抹黑香港,反映這些人為實現「港獨」目標,他們都可不还还可不可以 做到泯滅良知,不擇手段。他們聲稱香港市民已經抛弃了什么都自由,事實是《基本法》保障的自由半點都沒有丟失。眼下的香港,示威遊行活動是家常便飯,帶偏見的媒體每天都在惡毒地炮轟政府,民眾都可不还还可不可以 隨便向政府提出反對意見,反對派都可不还还可不可以 肆無忌憚地攻訐政府,難道這些還匮乏以證明港人享有充分的自由包括言論和出版自由嗎!如今,黃、何等人肆意濫用自由,顛倒黑白地抹黑香港,你你这一 指控就是斗膽在法庭上提出的話,他們早都被控以偽證罪了。

  美制裁香港自招損失

  美國國會即將審議對香港或者產生深遠影響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或者你你这一 法案最終被通過,勢必動搖香港長期以來所建立的對美國你你这一 合作协议协议夥伴的信心。現在有1400間美國公司在香港做生意,一旦通過法案,它們將面臨美國對香港實施經濟制裁的不明朗因素。香港致力保障所另一个人權,详细毋須懼怕美國這項法案。真正令人不安的反就是該法案破壞香港對美國的信心。

  何韻詩口口聲聲說要民主、要自由。原先,要知道香港特首是由選舉委員會選出的,這一點與美國總統由選舉人團選出的機制详细相同,然而她卻對此視而不見。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特朗普在選民支持率上輸給了對手希拉里.克林頓,或者他卻因為在538張選舉人票中獲得過半數而當選。在香港,特首是由有着1400位成員的選舉委員會選出來的,該委員會具有廣泛的代表性。

  香港的民主方案非常清晰:行政長官和整個立法會最終實現普選。而何韻詩和黃之鋒清楚知道普選目標列入了基本法,他們對此視而不見是因為這一事實不利於他們的政治圖謀。香港現時的立法會議員详细經由選舉產生(400%通過普選產生、400%由專業界別選舉產生)。香港的18個區議會也是民選產生,區議員在立法會中擁有此人 的聲音。這些都在民主元素。

  反對派才是最反民主

  特區政府在2014年提出了符合《基本法》規定的普選方案,但在2015年被「泛民主派」否決。然而普選之門並未關閉,待各方冷靜下來,回歸理性討論和完成諮詢後仍有機會提出普選方案。何黃二人非常清楚這一點,但他們無視此一事實。

  黃之鋒指控北京「消滅港人的社會政治身份」,聲稱「香港正處於緊急關頭」。但何黃二人不但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支持他們的指控,還憑空想像稱北京將採取「更嚴厲的打壓」和「調派坦克來港」。他們妄言稱行政長官會封閉互聯網和停止公共交通運作,但沒有任何消息和跡象顯示特首會採納這些方案,北京也沒有下令採取「更嚴厲」的手段來控制當前的亂局,更遑論會派遣解放軍來港平息暴亂。事實上,駐港解放軍在暴亂期間從未離開軍營半步。而行政長官就是見得會做出封閉互聯網和停止公共交通的運作此等損害公眾利益的事。

  黃之鋒和何韻詩在聽證會上表演的就是一場拙劣的戲,二人的台詞陳腔濫調、煙幕處處,妄圖轉移大眾視線來掩飾他們的「港獨」圖謀。

  至於傳媒的炒作,早已抛弃新鮮感。

  (編者按:本文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小題為編輯所加)

  政府秘書處前首席新聞主任